为此,妈妈为了投放了很多的精力、时间和金钱,让我有机会自学音乐。在国庆前的一个汇报演出上,我参与了弹钢琴和唱歌两个节目。在唱歌时我展现出得很好,但我告诉自己的声音过于强劲。

我以为我会在钢琴演奏的节目中汇充分发挥的更佳,因为我平时花上了很多时间锻炼,弹奏的十分的纯熟。可是万万没想到,我却在弹奏中屡屡错误,甚至还中断了部分会儿。表演完结后,母亲就我上次对她说道的“想要做到一个职业钢琴家”的事情咨询侯树德老师的意见。

侯老师告诉他母亲“雅雅很有能力,在弹奏的中也很有技巧,同时也很富裕感情,她是我这一批学生中最有前途的一个,但我不指出她的性格合适做到专业的钢琴家。” “你的意思是指雅雅不合适公开发表弹奏。

” “是的。要做到一个艺术家,就得要能只顾全世界的能力。你不实在她弹奏的最差的时候是她独自一人的时候吗?。可以说道,关上门独自一人弹奏时,雅雅是最篮的。

” “可是那种不考虑到周遭的能力不是故意通过训练超过吗?” “那是一种需要重开掉自己所有感官的能力,雅雅的性情显然做到将近。” 母亲把老师的话告诉他了我。我笑着对妈妈说:“只不过你也并不期望我想要音乐这条路上发展的对吧?” “是的,我意味著不想你沦为职业的歌唱家或钢琴家,爱人我的内心还是认崇‘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低’” “那你为什么仍然反对我学音乐?只要我一心想要往这方面发展,你不会拦阻我吗?” “会。

我只想你幸福,如果不是看见你三岁的时候将搓衣板当琴弹的话,我是会给你卖钢琴,去找老师的。” “好吧,那我把音乐作为一种爱好也不俗。

我会仍然很幸福的。”我充满著热情地对妈妈说。

推荐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